新疆新聞在線網> 新聞中心->新疆新聞->新疆圖片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

奏響人與自然的和諧樂章

——阿克蘇柯柯牙荒漠綠化紀實(四)
2018-10-15 10:11  來源:新疆日報

阿克蘇市多浪河治理工程及其沿岸景觀(10月13日無人機拍攝)。 本報記者韓亮攝

□本報記者/張海峰劉東萊隋云雁

漫步阿克蘇,如同走進一幅綠意盎然的工筆長卷。高樓林立的城市中,天藍水凈,花團錦簇。欣欣向榮的鄉村里,白楊護路,綠掩千屋。廣袤的阿克蘇大地上,片片新綠延伸成河、匯聚成海。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柯柯牙綠化工程的實踐基礎上,阿克蘇地區秉持綠色發展理念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形成了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活方式,奏響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動人樂章。

從見縫插樓到見縫插綠

一邊是土地出讓金高達十幾億元的房地產項目,一邊是要投入7億元的森林公園,如何取舍?

舍棄了眼前利益,卻能為子孫后代留下可持續發展的“綠色銀行”。2017年8月,阿克蘇地委幾經權衡,與地產開發商解除了協議。在這片位于阿克蘇城區正北3公里的黃金寶地上,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種類的樹木落地生根,阿克蘇多了一個森林公園,增加了一個“天然氧吧”。

阿克蘇地委書記竇萬貴說:“過去百姓‘求生存’,現在‘求生態’。習近平總書記說要讓青山常在、清水長流、空氣常新,讓良好生態環境成為人民生活質量的增長點。這就是阿克蘇城市建設的方向。”

過去見縫插樓,現在見縫插綠。黨的十八大以來,阿克蘇地區生態文明建設不斷提速,一個個城市水系,一片片街頭綠地,一座座街心公園,讓“城在林中、水在城中、人在園中”成為阿克蘇市的真實寫照。

離森林公園不遠,是今年6月正式開園的阿克蘇國家濕地公園。1800畝的范圍內,野花、水草和垂楊交織的綠地把20多個大大小小的天然湖泊串連在一起,美韻天成。經常來這里晨練的阿克蘇市民吐爾地·吾休說:“我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以前哪里能想到家鄉會有這樣的水鄉風光,這在沙漠邊緣的南疆太難得了!”

綠蔭繁花、碧水流瀑、小橋曲徑,如詩如畫的美景讓人恍若置身江南水鄉。阿克蘇市的城市景觀帶敞開懷抱迎接所有人,是天天可以親密接觸的文化休閑區。

優美的環境讓阿克蘇市的魅力指數不斷攀升。繼榮膺“國家園林綠化城市”和“國家森林城市”后,阿克蘇市又當選中國十佳“最具投資潛力文化旅游目的地”,阿克蘇市多浪河城區生態修復工程還獲得“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各路人才紛至沓來,產業集聚,活力迸發。“這里環境越來越好,發展機會很多,在阿克蘇能夠實現自我價值。”阿克蘇國家濕地公園員工王樂凱是一位河南籍大學生,原計劃待上兩三年就回家鄉,現在打算永遠留下。

阿克蘇地委人才辦副主任付蓉介紹:如今阿克蘇氣候宜人,環境優美,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起到了關鍵性作用。許多人來之前曾對南疆地區的自然生態和社會環境有所擔憂,到了阿克蘇,發現和內地沒有太大區別,一些方面甚至還有獨特優勢。黨的十八大以來,阿克蘇地區共引進各類人才2727名,其中博士和碩士超過400名。

優美環境更能提升凝聚力,阿克蘇市市長吾拉木江·熱依木說:“環境好了,各族百姓的幸福感增強了,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對實現總目標起到了凝心聚力的作用。”

生態修復注重順應自然

從阿克蘇河生態治理工程核心區的觀光塔上放眼遠眺,層層疊疊深淺不一的綠色將阿克蘇市環抱,片片新綠正從阿克蘇河沿岸鋪展開去。繼柯柯牙百萬畝綠化工程后,阿克蘇河、渭干河兩個百萬畝生態治理工程在2015年啟動。

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阿克蘇兩河流域生態治理包含了防洪堤、交通路網、水利灌溉、荒漠造林、退耕還林、林果業提質增效、山洪預防、沿河景觀和旅游功能區建設等多個項目,體現了強烈的生命共同體意識。

這些宏大工程離不開系統謀劃、綜合施策。“林業部門植樹造林,恢復荒漠區植被,環保部門治理污水,水利部門治理河流堤岸,整個地區生態治理統籌了森林環境、水環境和社會環境。”吾拉木江·熱依木說。

戈壁荒漠中的小環境千差萬別,因地制宜施策才是科學的態度。在烏什縣阿合雅鎮,5萬畝經濟林外圍是1萬畝楊樹和沙棗林,更向外的22萬畝荒漠草場則采用圍欄封育的辦法,借自然之力修復生態。

水是荒漠綠化工程成敗的關鍵。阿克蘇是水資源緊缺地區,水利部門對寶貴的水資源進行科學配置,在洪災嚴重的地段引洪封育,利用大自然的規則,變災為利。溫宿縣庫瑪拉克河附近的黃羊灘過去洪水頻發,這兩年筑起了永久性防洪壩,建起了引洪渠,引洪封育,讓1300畝沙棘在此扎根,為戈壁又添一片新綠。

阿克蘇城鄉建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梁說:“過去,阿克蘇市景觀用水要定期清淤,一到盛夏高溫,河道里就有異味。阿克蘇國家濕地公園建成后,水系貫通,管網接入,城區景觀用水再不用每年清淤了。公園中的20多個大小湖泊蓄水泄洪、沉淀泥沙、吸附重金屬,保護了水源,這里的水幾乎達到了飲用標準。”

為了給動物提供一個天然家園,濕地公園用野花、水草、綠樹沿湖植起寬寬的綠色隔離帶,讓游魚和鳥兒遠離游客驚擾;夜晚,公園唯有星光與月色,不開啟任何照明設施,是為了給動物營造自然的休憩環境。如今,阿克蘇國家濕地公園每年大約有10萬多只野鴨、白鷺、黑鸛等水禽棲息繁殖,人們還驚喜地發現了遠道而來的白天鵝。

每個縣市都在行動。新和縣委副書記努爾買買提·阿布拉說:“新和縣渭干河流域生態建設,已修復綠化了23萬畝土地,構建了一道綠洲防護林生態屏障。在流域核心區,建成一個3000余畝的沙漠花海景區,既改善生態、防風固沙,還是旅游景區,帶動增收就業。”

截至目前,阿克蘇河流域、渭干河流域已實現生態治理面積198.23萬畝,完成了工程規劃總面積的85%。以自然恢復為主,人工手段助力的生態修復理念依然在延續。今年春季,阿克蘇啟動了第四個百萬畝工程——空臺里克荒漠綠化工程,其中大部分采用引洪灌溉封育和天然林草封育的方式,對荒漠生態系統實施自然恢復。

因地制宜發展綠色產業

如今阿克蘇林果產量占全疆四分之一,冰糖心蘋果名揚全國。然而在30多年前,阿克蘇根本沒有像樣的林果業。“那時林果業是一個極不起眼的配角,被認為是農業的附屬。”紅旗坡農業發展集團公司董事長范江明回憶說。

所有的改變源自1986年開始的柯柯牙綠化工程。“早先我們在紅旗坡農場北坡種了棉花和玉米,收成很差。柯柯牙一期工程時,有人提出除了楊樹,種些蘋果樹試試。雖然果樹種下一般要3年才能掛果,可我們大膽嘗試了,才有了今天的豐收果園。”范江明說。

堅持順應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讓阿克蘇在32年持續推進荒漠綠化工程的同時,收獲了林果業的豐厚回報。溫宿縣林業局局長鄧浩說:“在綠化工程中,我們總是科學選擇樹種,因地制宜植樹。這兩年,發現沙棘防沙治沙效果比較好,經濟價值也比較高,經過試驗后,今年開始在荒漠治理中大力推廣。”

因地制宜搞綠化,讓阿克蘇林果業伴隨著荒漠治理保持高水平發展。水肥一體化的節水滴灌技術,節約了寶貴的水資源;飛機防治降低了農藥使用量,保護了土地,提高了林果品質。科學創新不斷增強阿克蘇林果業的市場競爭力。

溫宿縣有“中國核桃之鄉”的美譽。鄧浩介紹,溫宿核桃在全疆賣得最好最穩定。很多其他產地的核桃,每公斤售價只有12元左右。溫宿核桃今年每公斤23元左右,品質好的達到25元至28元,幾乎是一般核桃價格的兩倍。

溫宿縣的秘訣是科學細致管理。鄧浩說:“以前大家認為核桃樹是懶漢樹,不需要細管,但我們像修剪蘋果樹一樣修剪核桃樹,保持通風透光,行距5米,把高度修剪到5米。這樣核桃品質穩定,消費者和經銷商都認我們。”

綠色產業只有不斷做強,生態紅利才能有效地轉換為經濟效益。

阿克蘇地區實驗林場位于阿克蘇市東南郊,是柯柯牙工程二期三期的主戰場。這里不僅是阿克蘇最早種紅棗的地方,還是新疆紅棗的“苗源地”,僅紅棗資源庫就有242個品種。當品種豐富、產量充沛時,實驗林場開始探索優質果品精深加工的產業化路徑。

2016年,阿克蘇天山神木果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在實驗林場基礎上改制而成。張勇出任董事長后,立刻開始推廣果品的標準化生產。“環境是最重要的,地里和樹上都要干凈。我們完全施用生物有機肥,地里有小草有蚯蚓。修剪也嚴格控制,果品一致性強,所以商品率非常高。實現標準化之后,現在不是我們去找市場,而是市場來找我們。”張勇說。

果品好了,深加工迫在眉睫。張勇又與內地專業公司合作,開發出了各類果糖,并申請了工藝配方和設備的技術專利,為領跑市場贏得了時間。

“從開始搞廠,再到搞果糖,老百姓起初都不相信。”擔任兩年董事長,張勇生了白發,“老一輩種了樹,結出了果子。我們要往現代農業多邁進一步。難不難?肯定難!但能難過當時用筐子挑走沙包?能難過當時就住在地里面,早晨起來被土埋掉?老一輩能扛住,我們一定也能扛住。”

如今,整個阿克蘇地區形成了環塔里木盆地450萬畝優質果品生產基地,成為全國第一個“森林食品(林果類)生產示范基地”,綠色林果業上升為支柱產業之一。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自然必將回饋人類。32年間,人們用持續的努力表達著對自然的敬意,隨著阿克蘇兩河流域的治理和荒漠綠化空間的拓展,治理范圍內土地鹽堿化程度大幅降低,沙化現象得到有效遏制。短短數年內,阿克蘇地區新增濕地面積518萬畝,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100%。

自然回饋給人類以更大的善意。近幾年來,阿克蘇地區濕地內的野生動物已增加到270多種,野生植物超過520種。天藍水碧山青,萬類霜天競自由。隨著新時代的開啟,在阿克蘇大地上,人與自然的和諧樂章將會更加優美動聽。

〖2018.10.15-10:11〗 責任編輯:沈媛

友情鏈接

福建36选7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