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聞在線網> 新聞中心->新疆新聞->新疆圖片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

荒原驚開綠色新天地

——阿克蘇柯柯牙荒漠綠化紀實(一)
2018-10-12 12:30  來源:新疆日報

阿克蘇地區柯柯牙綠化工程航拍圖(攝于9月26日)。 本報記者韓亮攝

□本報記者/劉東萊隋云雁張海峰

天山北麓的松海逐漸遠去,飛機在云間靜靜南行,前方塔克拉瑪干沙漠讓人望而生畏的灼熱黃色仿佛撲面而來。然而僅僅一個小時后,大地突然換了容顏,浩瀚的綠色如巨潮鋪陳天際,飛機輕快地盤旋滑落,恰似一只歸巢的天鵝。阿克蘇到了!

這片浩瀚綠海就是柯柯牙。1986年起,阿克蘇各族群眾在地委行署的帶領下,開始在市郊的風沙策源地柯柯牙實施生態綠化工程,32年時間植樹115.3萬畝。這個驚世工程,徹底改變了亙古荒原的蒼涼地貌。黨的十八大以來,這片有著強大生命力的滔滔林海,正在加速向四周蔓延,成為中國荒漠綠化的新標桿。

置身于綠海之中,人們總會有“驚艷”之感。然而從個體的“驚艷”到世人的“驚嘆”,這其中必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32年柯柯牙荒漠綠化歷程,書寫的是一部綠色發展史;幾代戰天斗地的柯柯牙人,勾勒出的是不向困難低頭、一代接著一代干、“自力更生、團結奮斗、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的柯柯牙精神群像;翻滾的柯柯牙綠浪,守護的是280多萬阿克蘇各族兒女的民生福祉。柯柯牙從荒原到綠海的生動實踐,也為世界貢獻了生態文明建設的中國方案。

民生福祉:催生奇跡的強大動力

如今,阿克蘇已經綠波遍地,翠色連天,各族人民在林海中安居樂業,各得其所。

中秋之夜,頡富平沐浴在銀色月光下,聲音和緩而欣慰。“我當時想,為官一任得為老百姓做點什么。做什么呢?就去解決當時最緊迫、難度最大、老百姓需求最強烈的事。所以我們開始在柯柯牙種樹,一期種了將近2萬畝,但我真沒想到如今光這里就有一百多萬畝林子。這個成績了不起!”

頡富平站立的地方正是柯柯牙工程的實施地。曾經的荒地如今成了一個樹影婆娑的生態休閑農莊,名為“和園”。農莊外,株株大樹昂首挺胸,簇擁著這位80多歲的老人。

民之所好好之!正是這一基本判斷,催生出阿克蘇大漠戈壁中的萬頃碧波。1985年,時任阿克蘇地委書記頡富平,面對的是一個極其嚴峻的現實:完全暴露在荒漠中的阿克蘇,有著覆城之虞!

沙漠離城區只有6公里,并以每年5米的速度步步逼近。一年有一百天的時間都在刮沙塵暴,沙如巨獸,城似幼雛。天天吃土、月月埋沙的阿克蘇人民苦不堪言。

“一刮風,睜不開眼。大白天的,眼見著天就被刮黃了,連對面的人都看不清,進屋就得開燈。”麥麥提依明·阿木提25歲進入柯柯牙林管站工作,如今已漸近花甲,“一場大沙暴,車輛的漆都被風沙打掉了,露出的全是鐵皮。”

日子真苦啊!老百姓多么渴望綠色。“阿克蘇”維吾爾語意為“清澈的水”,然而再清澈的水,沒有樹,也只能任狂沙從大地上肆虐而過。

人的命脈在田,土的命脈在林和草!誰都希望地里長樹,可誰去種呢?誰有力量去種呢?要改變阿克蘇的環境,要種的不是一棵樹,而是萬畝林啊!這里苛刻的綠化條件,已經完全超出了單獨個體的改善能力。

今年9月25日,第一任柯柯牙綠化工程常務副總指揮何俊英,在阿克蘇百萬畝林海中靜靜離開了。生前接受采訪時,這位跟隨王震將軍入疆的老人讓記者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這件事誰能做?只有黨和政府能做!咱們國家的重要優勢在哪里?就是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

解決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是執政黨使命所在。1986年,時任地委領導班子下定決心,在阿克蘇最大的風沙策源地柯柯牙開始實施荒漠綠化工程。解放軍官兵、干部、群眾、學生,阿克蘇市和溫宿縣的所有人都輪番上陣亙古荒原,揭開了柯柯牙綠化工程的大幕。

“在柯柯牙實施綠化工程,就是想阻擋風沙,給阿克蘇人民一個理想的生產生活環境。”頡富平說,“當時想著有朝一日能用樹把阿克蘇圍起來,大家的日子就好了。”

頡富平在任時吹響了向柯柯牙進軍的號角,但工程卻并沒有因他的卸任而終結。自那時至今,阿克蘇地區各級黨委和政府,沒有一屆弱化對柯柯牙工程的建設力度,在不同時代竭盡所能擴展著大地的綠色。

“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秉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將生態文明建設與民生福祉緊緊連在一起。“美麗中國”概念由此深入人心,阿克蘇荒漠化治理驟然提速,生態系統修復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廣度。

32年后,頡富平的理想變成了現實。如今的阿克蘇,東西南北四面都已經種上了綿延綠樹。(下轉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有的正在生長,有的已經成林。昔日的亙古荒原柯柯牙成為一個綠色“泉眼”,層層翠波從其中漫延而出,流淌到廣袤大地的角角落落。如今整個阿克蘇地區人工林面積已達到522萬畝。

綠水青山:記得住的美麗“鄉愁”

綠色意味著什么?是讓風小一些,讓百姓出門不用戴口罩么?32年前,答案也許就是如此。然而今天,人們對綠色的理解早已不再如此簡單。

建設什么樣的生態文明?32年的阿克蘇荒漠綠化進程,也正是人們對人類與自然關系的理解不斷深化,實踐、思考、總結、再出發的過程,正是在理論與實踐的循環往復中,阿克蘇人心中的生態文明內涵逐步豐富起來。

1992年,張志軍來到阿克蘇地區林科所擔任技術員,如今已是阿克蘇地區中心林管站高級工程師。“這些年阿克蘇造林理念發生了巨大變化。從一期開始的戰天斗地,到二三期合理利用自然,再到如今綜合治理山水林田湖草,以自然恢復為主、人的力量為輔去改善自然。它是一步步疊加的,內容越來越豐富。”

人類在同自然的互動中生產、生活、發展,人類善待自然,自然也會饋贈人類。當生態環境向好時,文明復興才會有基礎性條件。阿克蘇的實踐為此提供了生動注解。

在柯柯牙,高大挺拔的白楊樹護著道路,串聯起林區的各個角落。白楊護衛之下,蘋果樹、核桃樹布局整齊,綠樹掩映中,四處露出農家樂的招牌。

多浪河畔,清水綠岸,魚翔淺底,鳥鳧深葦,一路之隔,溫暖的陽光斑駁灑在森林公園的林地上,像在地面流著一條光影的河。整個阿克蘇市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公園。

記者在這里遇到了正在游玩的張莉。1992年,張莉去了杭州做生意。當她在西子湖畔為夢想拼搏時,中國西部邊陲的阿克蘇地區,數百萬人正在為家園的綠色之夢揮汗如雨,殫精竭慮。

“到處都是綠色,風沙已經感覺不到了。我去了濕地公園、森林公園,又來多浪河景區,太漂亮了!”26年后,張莉回到了阿克蘇,已經完全認不出自己的故鄉,“我媽媽在庫爾勒,兒子回到阿克蘇工作了。我這兩天正在看房子,想把杭州的房子賣了,在阿克蘇買房子,把媽媽也接過來,大家住在一起。”

上有高堂能盡孝,下有兒女以承歡。抬頭可望繁星閃爍,閉目則聽蛙鳴入眠,無數阿克蘇人就這樣舒適地在家園里享受著每一天。而所有這一切,都是他們靠自己的雙手奮斗出來的。

“解決生態環境問題,這是民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良好的生態環境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民生改善、吸引人才都有重大意義。”阿克蘇地委書記竇萬貴說,“十八大以來阿克蘇地區增加了400多萬畝綠化面積,最有力的支撐就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如今在阿克蘇,生態文明理念深入人心。”

站在多浪河邊,流水汩汩輕吻堤岸的聲音,讓人恍然覺得似在水鄉。2017年,阿克蘇地區降雨量較前一年增長220%,空氣濕度明顯上升,全年沙塵天氣從上百天降到20天左右。

“荒漠綠化改變了阿克蘇地區人民的生存環境,提高了人們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阿克蘇地區林業局黨委書記夏宏偉說,“如今,更多年輕人留在了阿克蘇,在這里實現人生價值。”

系統治理:提供荒漠綠化的中國方案

夢想總是美好,藍圖也易于規劃,然而要實現夢想,除了腳踏實地之外沒有捷徑。在林區深處的柯柯牙紀念館,四張柯柯牙綠化工程的衛星遙感影像全景圖顯示著阿克蘇荒漠化治理的震撼歷程。從最初一點綠色開始,到2017年的遙感圖,同比例的整個畫面已經完全被綠色所覆蓋。

如何建設生態文明?換句話說,柯柯牙奇跡如何發生?

“早期柯柯牙精神概括成四句話:自力更生,團結奮斗,艱苦創業,無私奉獻。如果要概括成一句話,就是要依靠黨和人民的力量來推進我們的偉大事業。只要依靠黨和人民,所有的事情都能干好。”頡富平這樣總結。

光苦干不行,還得巧干。科學理性和變革創新精神,成為阿克蘇荒漠綠化工程成功的關鍵因素。

李宗明對此有著清晰的認識。這位原柯柯牙林管站站長,如今是阿克蘇地區航空護林站站長,一生都在和林子打交道。“放在以前,還航空護林,哪兒有那么多林子啊,用腳都走過來了。”李宗明說,“阿克蘇荒漠綠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科學思維功不可沒。”

“水的問題貫穿始終。”李宗明說,“從柯柯牙綠化工程開始,我們把以托木爾峰為代表的天山南麓融水有效利用起來,先治水,再植樹。”32年間,阿克蘇荒漠綠化各個層面的經驗都被不斷復制推廣,為世界干旱地區荒漠綠化提供了樣板。

采用溝植溝灌節約水資源,開溝壓堿、洪水排堿來改良土地,又探索出春秋兩季植樹的模式來提高效率,如今它們在全國很多地方廣為應用。

貫徹“適地適樹”的原則來選擇樹種,又逐步探索出“以林養林”的方法來推動林業的優質管護和可持續發展。生態林和經濟林協調并進的模式,讓以紅旗坡蘋果為代表的阿克蘇地區林果業突飛猛進,阿克蘇蘋果成了全國最有含金量的水果品牌之一。

在長期實踐基礎上,阿克蘇探索出了一條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各界參與,市場化運作的產品價值實現路徑。

溫宿縣,11公里長、9公里寬的壯觀林帶讓縣林業局退休干部胡安江的語氣里帶著自豪:“縣政府投入2000萬元,種了1萬畝生態林,因為長得非常好,產生了示范效應,后面的9萬多畝,都是社會資本投入的,共有20億元。我們用2000萬元撬動了20億元。”

“如今我們不再擴張面積,而是在現有綠地容量內提質增效,從而向全社會提供更多更優質的生態產品。”張志軍說。金秋時分,正是阿克蘇蘋果收獲的季節,此刻無數的播綠者正在自己親手植出的綠蔭里享受生活的喜悅。而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喜悅將和綠水青山一起,代代傳遞下去。

〖2018.10.12-12:30〗 責任編輯:沈媛

友情鏈接

福建36选7开奖记录